制藥行業數字化轉型調研報告: 半途而廢的試探性數字轉型毫無意義

來源:榮格國際醫藥商情

發布時間:2019年5月4日下午 04:05:03

為了不斷成長,制藥公司想實現數字化轉型要對自己狠點!

每個行業都有其艱辛的轉型發展歷程。但對制藥行業,這個過程更加 掙扎:難以規避的高風險、難以捉摸的監管法規,以及組織結構的孤立性等等。

技術突飛猛進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開始。引用世界經濟論壇的話:“這場革命正在重塑各行各業,模糊地理邊界,挑戰現有監管框架,甚至重新定義人類的意義”。在這個新世界里,自動化、IIoT(工業物聯網)、 云計算和數據分析等工具為各行各業提供了數字化轉型的可能,只要能夠得到決策者正確的理解和實施。

通過對廣泛調查結果的仔細分析,我們可以看出制藥行業已經在變革性技術領域取 得了巨大的進步,并且越來越明顯的是,如果這些創新得到正確的利用,它們將為制造商提供競爭優勢。

但讓人擔憂的是,最近出爐的調查結果與去年極其相似,這可能意味著制藥行業智能化轉型勢頭放緩。為了繼續前進并推動自身進入下一個數字化轉型階段,制藥公司需要直面一些非常現實的挑戰。

技術已然夠先進,那轉型缺什么?

數字技術已無處不在,深深地扎根于我們的生活和工作。普遍的調查顯示, 制藥公司實現數字化轉型所需的新技術目前都可以輕松獲得,并且成本越來越低。

在一項對制藥行業內人士所關心的智能制造工廠問題進行的調查上,“為制藥行業提供的技術不夠先進”這個問題,在制造商和自動化供應商眼中重要性排名倒數第一,因此就整體而言,業界已達成共識:目前的技術創新水平足以支撐數字化轉型。

這個結果大體上與所有制造業保持一致。在不久前的 2018 國際智能工業大會——一個旨在加快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年度會議上,展廳里展出的多是創新技術。但是,為期三天的演講所表達的重點并不是技術,而是如何整合和利用這些新工具以實現利益最大化。

制藥行業目前在哪一方應負責推進智能化似乎存在爭議。調查結果顯示,醫藥制造商認為自動化供應商應積極對制藥公司的需求做出反應,跟隨制藥商步伐; 50% 以上的自動化供應商則表示自己應該帶頭沖鋒,引領制造商前進。

圖一:數字化轉型三個階段

圖二:針對制藥商和自動化供應商的調查,普遍認為數字化讓生產加

圖三:制藥行業對智能裝備最關心的三個問題

現實狀況

去年的調查結果顯示,總體而言, 制藥廠商對行業數字化轉型進展的態度比銷售商更為樂觀。從今年的結果來看, 這一差距正在縮小,銷售商與制造商逐漸統一立場。

當被問及如何看待制藥行業在數字化轉型計劃方面的整體進展時,絕大多數人(87% 的制造商和 89% 的銷售商)認為該行業正處于以下階段:注重學習和探索的開始階段,以及明確早期應用項目的試行階段。

其他行業與制藥行業的現狀大同小異。最近,世界經濟論壇和麥肯錫公司合作的一項調查發現,70% 以上的工業公司仍處于轉型計劃的開始階段,或者無法撐過試行階段。后一階段被稱為“試點困境”——不管是因為成本限制還是決策考慮,沒有進行大規模應用,而是在較長時間內小規模展開的數字化試驗。

對于制藥企業而言,當他們進入更高級的階段——明確數字化應用項目并進行相應的投資時,很少有制造商愿意追加大量投資。當銷售商被問及制藥公司是否會用更新的機器人或自動化控制系統來替換陳舊設備時,只有 6% 的人能夠果斷保證公司在不斷更新。

數字化進程的難處

為什么制藥公司的數字化轉型大多以半途而廢告終?今年,在對這些公司關心的工廠智能設備問題進行調研時,制造商和銷售商不約而同地將“智能化集成” 這個難點排在首位,尤其是將新技術與現有生產線和設備集成帶來的困難。

制藥行業的傳統舊式設備管理者經常需要解決與基礎設施、設備和工藝老化等相關的問題,適應最新的數字技術更是增加了其復雜性。慶幸的是,自動化方案提供商正在迎頭趕上,提供更新技術而盡量減少更換現有機器。例如, 串口服務器和介質轉換器等裝置可為現有設備提供最新的聯接方式和通信能力。

今年的調研結果還有值得關注的一點,“監管障礙”從制藥商和自動化供應商第一關注的問題下滑到了第二位。 但由于合規性對于制藥業而言至關重要, 因此“缺少法規支持”或“對新的監管流程理解不充分”仍將是一個挑戰。當自動化供應商被問及什么是阻礙客戶數字化進程的首要因素時,“擔心監管反彈” (30%)和“不愿開發未經證實的技術” (27%)高居榜首。

但是,隨著行業在數字化道路上越走越遠,監管機構及時地經常性地參與也非常重要。據 BioPhorum Operations Group 集團(跨行業協作公司)表示, 制藥公司的轉型將需要“整個行業盡職盡責向監管機構展示此舉的好處,展示自己保持數據完整性的能力,在開放的環境中控制和管理軟件的能力,操作最新發布的工具和工藝模型的能力。”

狠一點才能吃到甜頭

通過連續兩年的調查,我們發現制藥公司正處于一個常見的數字化轉型十 字路口:他們了解數字化的重要性,也做了一些試點投資,但缺乏后續投資, 無法完成其進程。

制藥業并不是個例。IT 咨詢巨頭埃 森哲的自動化和工業行業負責人布萊恩 ? 歐文指出,針對多個行業的研究表明, 80% 的行業高管都希望通過數字化提高效率并實現增長,但只有 13% 進行了相應投資。縱覽所有行業,很少有公司進 入數字化階段,而這一階段也是他們能夠實現大幅增長和盈利的階段。

制藥公司真正從 IIoT 和智能工廠中 獲益還有多遠?據調查結果顯示,64% 的制藥企業和 86% 的自動化供應商認為需要 5-10 年的時間。但是,仍有 27% 的 制造商認為該行業距離實現這一目標還需要十幾年時間,或許永遠都無法實現—— 這些話顯示了他們真實的矛盾心理。

麥肯錫公司表示,這種猶豫不決的做法并不恰當。麥肯錫的分析師將這種 小規模的數字化計劃和試點投資稱為“自我設限”,并且提醒到這種做法“不會產生領導者所期望的那種驚人效果,甚至會影響未來的投資。”專家們認為:“為了充分利用數字化的優勢,企業需要做出巨大的系統變革,半途而廢的試探性措施無法發揮其潛力。”

換句話說,狠一點!

那些希望與本行業先鋒保持同步的企業需要放下恐懼,直面他們的數字化投資噩夢,才能將自己推向最具價值的數字化轉型階段。

?

?

作者:Karen Langhauser

Tell A Friend

評論

Image CAPTCHA


?

辽宁35选7走势